宽带网速缩水收费也该减半

  • 襄阳宽带用户
  • Topic Author
  • 访客
  • 访客
2012-10-15 16:02 #643 襄阳宽带用户
宽带网速缩水收费也该减半 was created by 襄阳宽带用户
央视《每周质量报告》播出节目“假宽带真相”,节目中详尽揭露了一个困扰网民多年的老问题——“在花高价买了宽带服务之后,却发现网速并没有明显提升”。清华大学网络中心副教授在节目中接受采访时表示,全国固网宽带用户达到的实际带宽仅是标称带宽的55%,网民在带宽上花的钱将近一半都是冤枉钱。
其实,“假宽带”一词并不新鲜,早在去年12月时,国内独立第三方调查机构DCCI(中国互联网数据中心),就发布了一份《中国宽带用户调查》报告。报告中称,中国绝大部分用户正在使用“假宽带”,即实际速率低于运营商提供的名义速率的宽带服务。
但面对这样的“假宽带”,用户往往很难判断,这到底是受到带宽共享、传输损耗、服务器响应慢等因素影响,还是因为被宽带运营商所“欺骗”,因而也就很难维护自己的权益。在这方面,国外有些经验可以借鉴。
比如,美国运营商AT&T向宽带用户提供测速软件,如果网速低于名义网速的80%,用户可以投诉并立刻得到解决问题的答复。与之相比,我国网民使用的平均网速只有名义网速的55%,这显然不仅仅是“技术损耗”,而是有更多的“人为因素”。
本次央视《每周质量报告》所揭示的,正是宽带“又贵又慢”背后的部分真相。因为运营商长期吃“铁饭碗”,不仅导致他们缺乏开拓市场提高服务的动力,更导致二级乃至三级小运营商借机“大包干”,以代理之名行“分级垄断”之实,将一级运营商省级共享的模式复制到城市甚至小区,把手头有限的宽带资源卖给尽可能多的用户,从而以近乎行骗的手法获取暴利,造就了有中国特色的“假宽带”。
可以发现,中国式“假宽带”背后的根源问题,正是垄断。根本的解决办法,当然是破除垄断。不过,对消费者来说,当务之急还是要做到明明白白消费,少花冤枉钱。因而,监管部门或许可以委托第三方机构,为网民提供科学准确的测速服务,帮助消费者鉴别家中的宽带到底有多“宽”。对于那些宽带造假、网速缩水的运营公司,应勒令其按照实际带宽服务,退还消费者所交的冤枉钱。同时,对存在明显欺诈行为的运营公司,还要追究其法律责任。
中国的网民已经数以亿计,面对“所有宽带都是这样”造假的情形,监管部门不能再回避问题,即便一时拿不出治本的办法,对这种靠行骗牟取暴利的行为,也要加强监管,挽回消费者的经济损失。

Please 登录注册一个帐号 to join the conversation.

  • 襄阳宽带用户
  • Topic Author
  • 访客
  • 访客
2012-10-15 18:56 #644 襄阳宽带用户
Replied by 襄阳宽带用户 on topic 宽带网速缩水收费也该减半
CNNIC互联网发展研究部副主任陈建功透露“政府主管部门正在从网民体验的角度,制定上网速率的测试规范。”因为工信部对宽带中国战略的重视,网络的测速也成为很重要的一部分,因此,测速的规范也在制定当中。又一次被热炒的“假宽带”事件,似乎是正在酝酿出台“宽带中国战略”的序曲,当矛头指向垄断、监管的时候,宽带上升为国家战略似乎才可以找到正确路径。
“假宽带”是世界通病?
  问题的关键是这是不透明的,只有运营商自己知道超售的情况,而且这方面也没有规章制度。
  在陈建功看来,又一轮被炒得沸沸扬扬的“假宽带”,还不能简单定义为假宽带。“网速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问题,现在很多测速方法是不科学的。”
陈建功解释说,从局端到客户端的“最后一公里”是可以实现运营商承诺的带宽的,但用户真正访问网络的时候,中间还有非常多的环节和制约因素,网速有可能会受到影响。
  陈建功认为,接入网的速度和全程全网的上网速度是完全不同的概念。不能用全程全网的测量速度要求运营商。因为接入网的带宽,运营商是可控的,而在全程全网中,很多的环节是不受运营商控制的,因而它没有办法就全程全网给用户做出承诺。
  电信行业观察家项立刚也认为“假宽带”说法有误。
  “我家里的带宽是8兆,价格是168元/月。我单位的带宽也是8兆,价格是4800元/月。”他告诉记者,价格这么大的差别就是在于分享和独享,他家里的带宽是分享带宽,8兆是大家共用的,是单个用户最高可以达到的速度,但上网高峰的时候就不能保证。而单位的8兆是独享,无论你用或不用,8兆这条线都是为你预留的。“全世界的个人用户都是分享带宽,如果是独享成本会很高。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如果海量的个人用户都用独享带宽,也是社会资源原巨大在浪费。”
  在央视“假宽带”报道引来一片哗然的同时,中国联通、中国电信选择了沉默。360工程师丁振认为,央视报道的“假宽带”现象更多地集中在二三级运营商上。“他们从联通、电信租用一定的带宽,然后以极低的价格卖给用户,往往存在严重的超售现象。”比如二三级运营商从联通租到100兆带宽,用户10兆入户。如果这100兆卖给10个用户,都可以保证达到10兆,但这样做连运营的成本都不够。如果卖给20个用户,每个用户又不同时上网,基本网速是可以保证的。但运营商为了追求更高的利润,会卖给50个甚至100个用户。二三级运营商一方面要低价竞争才能获得用户,另一方面严重超售才能保证获得利润。
  “问题的关键是这是不透明的,只有运营商自己知道超售的情况,而且这方面也没有规章制度。”项立刚告诉记者,在国外虽然也是共享宽带,但因为国外用户数量相对少,而且居住分散,分享后对带宽的影响并不明显。
  随着宽带战略受到国家的重视,宽带网络的服务质量迫切需要提升。陈建功告诉记者,由工信部牵头正在制定《宽带速率测试方法》,将规定宽带速率的定义、测试要求、测试方法等内容。在他看来,方法的制定,使大家在同一标准规范下测试,将避免不规范的数据扰乱市场,从而进一步推动市场主体竞争行为的规范,进而促进市场参与者为用户提供实实在在的产品和服务。
  投资与回报的矛盾
  运营商要做的就是尽量不少收钱,也就是不降价而提高流量,用户可以获得更多的服务,但钱不能少交。
  在这一轮“假宽带风波”中,中国联通(600050.SH)、中国电信(0728.HK)故意不做回应,试图置身事外。但不可否认的一个事实是,有关宽带的投诉依旧是消费者投诉热点,显然用户对目前的宽带应用非常不满意。
  目前,国内宽带技术与国际的平均水平相比,还有很大的差距,且资费偏高,消费者对此有所不满。因此,在2011年12月召开的2012年全国工业和信息化工作会议上,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苗圩表示,宽带提速将作为工信部2012年工作的重点,并推动上网资费进一步下调。
  据悉,《宽带中国战略》已经上报国务院,不久将会下发。未来几年内宽带升级的总体投入有多少还没有一个具体数字,但通过其他信息可知一二。一位工信部官员透过,“十二五”期间我国电信总体投资规模将达两万亿元,其中宽带投资约占总体投资的80%。在9月份刚刚举办的中国国际信息通信展览会期间的论坛上,中国联通研究院邵岩表示:“近三年中国联通已经在宽带接入方面投入600亿元。”
  显然,运营商的压力很大,一方面要投巨资升级,一方面还要不断下调资费。邵岩在谈到运营商面临的最大问题时指出,“投入与产出不能成正比的关系,投资建设的压力是比较大的。”
  “运营商要做的就是尽量不少收钱,也就是不降价而提高流量,用户可以获得更多的服务,但钱不能少交。”项立刚表示,随着单位上网价格不断下降,运营商能做的就是尽量稳定住宽带用户的ARPU值。
  记者查看中国电信财报中ARPU值(单用户每月收入)变化,2009年为80.3元,2010年为77.1元,2011年已经降到72.2元。中国联通的ARPU降低速度没有这么快,但最近几个季度也是持续下降。
  但不可否认,与国际市场相比,中国的宽带资费相对于国人收入水平依然偏高,在美国、英国、加拿大等国,10M速率宽带接入费用大约为30美元,韩国更为便宜,50M速率宽带接入费用仅为25美元。
  运营商为此绞尽脑汁向用户多收取费用。比如,北京联通从2012年9月1日开始,宽带业务将被强制绑定3G手机业务,最低套餐资费66元每月。
这一“霸王条款”已经遭到不少用户投诉。“不仅是强制捆绑,稍不留神,不是短信费超了,就是流量超了,我交的钱总是超过基本包月费。”一个消费者抱怨道。
  “联通是上市公司,宽带升级每年要投几百亿元,来自股东的压力非常大。”项立刚表示。
  运营商需要固网宽带收入的增长来弥补本地电话业务收入的下滑。根据中国联通2012年上半年财报,2012年1~6月,中国联通固网服务收入仅同比增长1.5%。其中,固网宽带服务收入同比增长13%,达到人民币194亿元,占固网服务收入的比例达到46.7%,固网宽带业务已成为固网业务的第一大收入。而本地电话业务收入继续下滑,上半年实现服务收入人民币150.7亿元,同比下降14.7%。

Please 登录注册一个帐号 to join the conversation.

  • 襄阳宽带用户
  • Topic Author
  • 访客
  • 访客
2012-10-17 15:56 #645 襄阳宽带用户
Replied by 襄阳宽带用户 on topic 宽带网速缩水收费也该减半
经过央视曝光的“假宽带”,引起了很多用户对自家宽带速度的重视。调查显示,全国固网宽带用户达到的实际带宽仅是标称带宽的55%,这意味着,用户在宽带费用上几乎多花了一半的“冤枉钱”。而记者了解到,“假宽带”的大部分问题,如宽带测速不准,宽带不“达速”,以及运营商尤其是“二级运营商”所宣称的“独享宽带”,几乎问题都出在行业内所说的“最后一公里”。
“最后一公里”:
速度分叉严重
今年上半年,工信部启动了“宽带中国”战略,目标是争取到“十二五”末,城市家庭带宽达到20M以上,农村家庭达到4M以上,东部发达地区的省会城市家庭达到100M。
以广东电信为例,累计投资250亿元打造“宽带广东光网城市”,大力推进“光进铜退”。家庭客户可提供20M、50M、100M三种高速带宽,为政府和企业客户提供100M、500M、1000M三种极速带宽。截至今年8月,广东电信的宽带用户达到1500万,其中光纤宽带用户超过了80万;目前广东全省城区接入速率普遍达12M,20M光纤接入覆盖率超过70%。
实际上,运营商所提供的宽带几乎都是共享宽带(非独享宽带),实际带宽要受服务器、传输、交换机、光端机、五类线多种因素影响,很难找出一个实际带宽和标称最高带宽是一样的。通信行业专家项立刚举例解释说:“2M宽带并不是指独享2M,而是说宽带最高能跑到2M。”
带宽能否跑到较高值,主要问题大多出在了“最后一公里”(Last kilometer),即通信服务提供商的机房交换机到用户计算机等终端设备之间的连接。对于传统铜线电缆宽带,大家非常熟悉的ADSL一般而言速率可以达到下载8M,上传1M;光缆(FTTx+LAN)方式,通常可以按用户需要提供1M到100M之间的带宽。
一些小区多用户发现自家宽带网速未能达到宣传的4M、6M、8M等,“最后一公里”成了速度分叉点。
“二级运营商”:
“共享”宣称“独享”
在宽带市场,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以及中国移动旗下的铁通被认为是“一级运营商”;实际运营还有租用一级运营商宽带线路的“二级宽带运营商”。在市场格局中,“二级运营商”为了扩大市场份额,纷纷与房地产开发商合作,揽下了入户的宽带资源;而一级运营商为了扩大自己的“地盘”,也会将宽带分包给了底下的二三级营运商。
在“宽带中国”实施之后,提速已经成为宽带市场的关键词。以广东电信为例,目前已经累计提速约1100万用户,提速覆盖面超过80%,预计到2012年年底,平均带宽将达到8M。在此背景下,“二级运营商”也希望通过提速获得市场竞争力。
造成“最后一公里”速度偏差,问题最多的是“二级运营商”。假设一个“二级运营商”将一个固定带宽(比如1G)均分给小区的100户,那么每户可以获得10M的速度;而如果分给更多的人,比如200户、300户,那么在同样租赁成本下,运营商获利将会更大。但用户则必须面对更多的“上网竞争者”,上网体验不佳,尤其在晚间上网高峰更是遭遇“网络塞车”。
如果按照“宽带独享”的说法,“二级运营商”很难将其宽带资源利益最大化。所以,项立刚表示:“任何独享宽带的说法都是骗人的,普通用户没有独享的宽带。商业用户可以独享一定的宽带,但费用非常高。”
测速软件:
方法不同造成差异
形成“最后一公里”的差异,还与测速方法有关。清华大学网络工程研究中心副研究员诸葛建伟博士指出,目前国内宽带网速定义为,从用户家庭路由器至接入访问服务器这一小段(即最后一公里last kilometer)的接入带宽速率,这对于运营商而言当然可以最低成本达到标称带宽速率,但与用户体验带宽速率可能偏差很大。
他认为比较合理的宽带网速,应是从用户家庭路由器至运营商网内骨干路由器或IDC服务器的链路带宽速率,测速方法对运营商更加
严格,也更加保护用户权益。美国的国家宽带计划,就是采用这一方法。此外,宽带网速还应双向保障,“然而工信部报批的行业标准居然完全忽略了上行带宽速率。”
由于选取测速的节点不同,造成了部分网速测试软件无法准确反映实际网速的情况。通信专家付亮也称:“市场上现有的测速软件,无论是软件公司还是运营商提供的,测出来的基本都是前一种速度(接入机房速度),而未考虑用户访问网站的速度,因此与用户体验并不相符。”
专业人士还同时指出,运营商应当较为详尽透明地公布宽带数据,不应误导消费者;而网速监测应当成立比较权威的第三方检测机构或者软件提供商。

Please 登录注册一个帐号 to join the conversation.